作者:南苑大王
來源:鑒茶院(ID:jcytoday)
文章已獲授權

1942年6月1日,正是蘇德戰場酣戰之際,希特勒和將領們產生了嚴重分歧。

將軍們要中路突破,迅速占領莫斯科,擊敗蘇聯的有生力量,而希特勒想快速南下,占領高加索的巴庫油田。

最終因兵力分散,莫斯科會戰失敗,打巴庫的斯大林格勒會戰拼光了德軍精銳。

后世認為這是元首最大的敗筆,但他有不得已的苦衷。

不當家不知道柴米貴,德國沒油了。

當年的德國,每年需要1500萬噸以上油料,但德國不產油,只能靠煤變油合成220萬噸,從羅馬尼亞進口200萬噸,剩下的吃石油儲備的老本。

1942年中時,德國民間用油配額比戰前下降了78%,石油儲備只夠用1個月。



到1944年,雖然德國的飛機年產量達到峰值的20000架,但因為沒有油,從坦克裝甲車輛到軍艦飛機,都趴窩動彈不得。

德國的閃電戰,其實是窮人的戰爭。財大氣粗的美帝,從來都不玩戰術而搞一線平推,因為他有德克薩斯和墨西哥灣油田,一年產油2億噸,超過敵對陣營總和的20倍。

能源是帝國的荷爾蒙。

沒有油田的希特勒,終歸是一個不完整的男人。

1

打敗了不完整的元首后,贏得二戰的美國志得意滿,讓美元掛鉤黃金,所有國家的貨幣再掛鉤美元。任何時候你拿著紙幣找美聯儲,他都按1美元=0.88克黃金給你兌換。

然而架不住幾代人的揮霍,等到1971年,美國人已經兌不起黃金了,宣布脫鉤黃金。美金變成了美元,它就是紙,純信用。

為了賦予紙幣信用,雞賊的政治家們將美元和石油掛鉤起來,明里暗里的規定,全球所有的石油交易,都必須使用美元,黃金美元變成了石油美元。

買油的必須使用美元,賣油的只能接受美元,想自搞一套的,參考卡扎菲、薩達姆的身死國破。

工業時代沒有油是萬萬不能的,掛鉤了石油,美元的信用反而更加堅挺;粮竦靡庋笱笳f,誰掌握了石油,誰就控制了所有國家。

確實。攤開世界地圖,你會發現亞歐大陸最繁華的工業帶,東亞的中國、日本、韓國,西歐的法國、德國、意大利等,通通都是貧油國。

上帝給了亞歐經濟強國廣袤的土地、豐富的人口,但卻不給它石油。



多煤缺油的歐洲工業國德意志,兩度沖擊紫禁之巔都以失敗告終。中國,會步它的后塵嗎?

根本就沒油的亞洲工業國日本,因能源不足而始終面臨戰略困境。中國,會面臨珍珠港的前夜嗎?


2

到今天,中國的“貧油國”困境比建國初期更甚。

1949年時,中國正在補第一次工業革命的課,靠煤炭和蒸汽機就能解決大量的問題,而今天我們早已全部步入電氣化時代,石油才是工業的血液。

中國59%的電力都來自于煤炭發電,煤電遠不如燃油和LNG,這肯定是不行的。

中國自有的原油開采成本接近40美元/桶,是沙特9美元的4倍以上,這肯定也是不行的。

中國的原油對外依存度高達70%,命脈掌握在別人手中,這更加是絕對不行的。

石油和天然氣,靠美國、靠俄羅斯都是與虎謀皮,靠中東也不是長久之計。

只能靠太陽。人類所有的能源都來自于太陽。

太陽照射地球的不均勻,驅動大氣環流,形成了風能;全球水資源的蒸騰,讓地表徑流回歸海洋,形成了水能;煤炭石油等化石資源,儲存著遠古的太陽輻射能。

如果說石油是太陽多年前的私生子,光伏就是太陽的親兒子。其他的核能、潮汐、地熱都是遠方親戚或者妖艷賤貨。

在能源這個領域,血緣離太陽越近,就規模越大成本越低。

光伏光伏,用的就是太陽光,關系不能再近了。

美帝你壟斷了中東,你總不能壟斷太陽吧。美帝你搞出石油美元,你總不能搞出太陽美元吧。

光伏發電的硅片,硅成分來自于沙子,中國滿地都是啊。

新能源,就賭太陽了。

3

光伏發電是美國人最先搞出來的,90年代前后,美帝就搞出了太陽能電站,1997年6月,克林頓總統宣布了“百萬屋頂計劃”,要在2010年之前,在100萬座建筑物上安裝太陽能系統,徹底解決家庭的電力和供熱需求。

從此要進入能源的分布式時代、太陽能時代。

美國這套光伏的玩法,技術之先進、模式之科學讓全世界都為之震驚和側目。

吃夠能源苦頭的德國馬上跟進,1998年10月,德國政府提出“十萬屋頂計劃”,光伏發電一定要上,貴不怕,一度電補貼人民幣5.7元,一口氣補貼20年!

隨后的日本、英國、西班牙、希臘紛紛跟進,中國也聞風而動。

中國的光伏產業是從一窮二白起步的,別說搞核心技術建電站了,就連煉多晶硅的爐子,老外都是禁售的。

只能祭起中國搞科技趕超的三板斧:做代工、一窩蜂、搞補貼。

既然什么都沒有,那就先從體力活做起,做不了高大上的硅片,我焊個支架、做個邊框,號稱是組件總可以吧?自己沒有爐子,我進口硅料,做組裝工掙個辛苦錢總行吧?

做著做著,跟老外混熟了,技術不就學會了嗎?賺著賺著,老外一開心,設備不就買到了嗎?手機、冰箱、電視機,不都是我們從產業鏈底層逆襲的嗎?

更何況,我們還有對搞產業鏈逆襲萬分熱衷的地方政府。光伏產業,重資產高投入,那是閃耀著金燦燦光芒的GDP啊。

必須大干快上、強力補貼、一萬年太久,只爭朝夕。

在中央,由財政部、科技部、國家能源局聯合實施的“金太陽工程”,對光伏發電進行50%-70%的補貼,在地方,土地、廠房、資金,鉚足了勁頭的給,沒有千億級太陽能產業集群,你都不好意思出門跟人打招呼。

2001年1月,施正榮背個筆記本電腦白手創建了無錫尚德,2002年5月就光速投產,2005年12月就在紐交所成功上市。

同一時間,江西賽維、天威英利、天合光能、保利協鑫、南京中電、綏化寶利等紛紛上馬,僅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光伏企業就達11家。

2007年,江西賽維LDK上市,年僅33歲的彭小峰成為中國首富。

群雄逐鹿固然看起來熱鬧,但產業事實上會陷入“養蠱式”的自相殘殺和九龍奪嫡式的殘酷競爭,結果必然走向兩個極端,一是大浪淘沙,層出不窮的騙補和爛尾項目一地雞毛,二是優勝劣汰,最終是極個別優勢企業浴血而出。

電冰箱大戰勝出了海爾、電視機大戰出息了創維、大賣場廝殺只剩下國美,慘烈的光伏大戰過后,隆基、中環、通威等寥寥幾家剩者為王。

中式的一窩蜂三板斧固然浪費巨大,但殺出來的絕無非等閑之輩。到今天,中國光伏產業已經掌握了從硅料、硅片、電池、組件到電站、運維的整個產業鏈。

2019年,全球的光伏組件產量約為138GW,中國一家干了98.6GW,占比超過70%。而在這70%當中,隆基股份、中環單晶兩家的占比就超過了一半。

正如之前我們把家電和汽車干成了白菜一樣,2001年還5塊錢一度的光伏發電,到2020年被中國人干成了2毛錢一度。

有這個底氣,大領導才能在宣布中國要在2060年實現碳中和。2019年,中國全社會用電量是7.9萬億度,到了2060年,新能源將每年發電8.6萬億度,占到11萬億度總用電的80%左右。

光伏發電一劍西來,石油霸權被中國打開了缺口。


4

中國臥薪嘗膽,意圖在新能源領域彎道超車,美國人是心知肚明的,從2012年起,美帝就開始聯合歐洲對中國光伏企業進行“反傾銷、反補貼”調查,俗稱雙反。

頓時就讓中國80%的多晶硅企業停產,賽維LDK被迫退市,無錫尚德股價跌破1美元破產,中國新能源企業命懸一線。

轉機在2016年悄然到來,因為川普上臺了。

地產出身的川普對新能源毫無概念,而川普內閣,副總統彭斯、國務卿蓬佩奧等一票人,都是石化巨頭科赫兄弟的馬仔。

作為北美最大的液化石油氣和焦炭貿易商,科赫兄弟和新能源天然不對付。他們不看好光伏風電也有充足的理由:光伏是便宜,但電發出來后,用起來特別不方便,是大而不當的big help。

科赫智庫的研究不是沒有道理,風電時有時無,光伏斷斷續續,電壓極其不穩定,電網公司苦不堪言。

人們不需要電的時候,太陽高照風機吹的呼呼,人們最需要電的時候,太陽萎靡新能源發不出電來。

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,棄風、棄光十分嚴重,發出來的電力并不了網,白白流失,占比高達30%。

美國人早就想到了,沒有儲能技術,新能源就是個泥足巨人。

但美國人沒想到的是,中國在儲能技術領域彎道超車了。因為中國人搞定了鋰電池。

鋰是最輕的金屬,極為活潑而且能量密度極高,是理想的高能儲存介質。日本人在1990年代開始把鋰離子電池用到筆記本電腦,1997年天津力神成立,成為中國鋰電的黃埔軍校。

2010年前后,隨著新能源汽車的如火如荼,中國的鋰電產業又來了光伏式的大干快上、跑馬圈地,打法仍然是“做代工、一窩蜂、搞補貼”的三板斧。

慘烈的廝殺過程就不提了,和光伏產業的結果一樣,騙補的金龍跳樓自殺,董大姐的銀隆一地雞毛,剩下來的寧德時代、比亞迪、力神、國軒高科等成為行業巨頭。

整個產業鏈,從正極、負極、電解液、隔膜到電池包、BMS,全球龍頭都是中國企業,產能的70%也在中國。

在光伏領域,中國企業把成本干下去了90%,鋰電一樣如此,10年下來,鋰電的度電成本一樣下來了90%。

儲能型的鋰電池,充放電10000次以上,效率高達90%,存放時間可達10年,完全具備了大規模存儲電力的可能性。

2016年12月,就在石油美元的功臣基辛格訪華時,國家風光儲能輸出示范工程,與探月工程、航母工程等一起榮獲中國工業大獎。

有了儲能電池,光伏、風電等這些廉價但不穩定的能源,從此可以揚長避短。沙漠、草原、海洋、屋頂等可以放置太陽能面板的地方,都可以成為分布式電站。

因為儲能技術的發展,人類將從石化能源時代,過渡到光-鋰能源時代。

在農村,老百姓把屋頂光伏板的電,充進小型儲能電池,再拿到電站賣電,會成為農村的重要收入來源。

在城市,社區儲能電站將如雨后春筍。2020年1月,國內規模最大的鋰電儲能電站--福建晉江儲能電站一次并網成功,10.8萬度儲電可保障13000多個家庭一天的用量。

而我們的戰略石油儲備,很大一部分會變成儲能電池儲備,它不像原油那么嬌氣和不耐存儲,完全可以深埋地下、多點開花。

有了儲能,光伏不再是泥足巨人,有了光伏,電池不再是無根之木。鋰電儲能天外飛仙,徹底改變了未來的能源格局。

技術創新之上,中國人把商業模式創新玩的飛起,上面光伏發電、下面放水養魚、旁邊柜子儲能、賣電精準扶貧,點錯了氫能科技樹的日本人看到后捶胸頓足嚎嚎大哭,一捅就破的窗戶紙,日本人蹉跎了20年。

正在中國在新能源領域高歌猛進之時,美國和歐洲的的新能源產業,卻因層出不窮的黨爭而舉步維艱,百萬太陽能屋頂逐步爛尾,后續又因“光伏雙反”自廢武功,奧巴馬的清潔能源法案名存實亡,等美國人回過神來推出拜登時,一回首已是百年身:

中國已建成了全球最大的新能源產業集群,集群中每一個鏈條的行業龍頭都是中國企業。

5

2019年以來,全社會都在談卡脖子的問題,但頭等卡脖子的大事并不是芯片而是能源,沒有芯片。后天會死,沒有能源,今晚你都過不去。

相信很多人,從最近的拉閘限電已經能看出端倪。

從經濟學的角度說,芯片是用來提高效率的,而效率的最終目的是節省成本。

四輪車的百公里耗費只有燃油車的1/6,電動兩輪三輪的運營成本,比燃油車大降95%,芯片從10nm提高到7nm,效率能提高多少,又能立刻節省90%的費用嗎?

當今的世界,大規模的熱戰是不可能的,誰能主導新一輪的產業革命,誰才能成為世界的引領者,讓本國的國民分享全球發展的紅利(薅全世界的羊毛)。

對決的主戰場必然是科技,主戰場的正面必然是新能源。對大多數的老百姓和窮國來說,降低成本比提高效率要緊,減少開支比增加收入重要。中國還有6億人月收入不足千元,全世界還有63.9億的發展中人口,對他們來說,需要的不是3nm的芯片,而是1毛錢的電價、1000塊的電瓶車。

中美的科技對決拼到最后,不是看誰能給人帶去更尖端的技術,而是看誰能給全世界的老百姓大規模的減負和增收。

中國3.5億輛的電動車的存量,6000萬輛兩輪特斯拉的產能,已經在不斷的在提醒大家:我們既需要芯片的陽春白雪,也需要新能源的下里巴人。

相對于芯片的高大上和短鏈條,新能源從光伏、發電、運維、造車,到電瓶車、充電樁、維修站,能解決天量的產值和就業,成就21世紀最重要的生產資料。

只有普惠的,才是人民的,只有人民的,才是長久的。

從這個角度看,我們在芯片上和美國炒的沸反盈天,不也是明修棧道暗度陳倉,在掩護新能源捷足先登嗎?

從2013年科赫工業、?松梨陂_始打壓美國的新能源開始,美帝在新能源領域起個大早、趕個晚集,一步落后、步步落后。

2014年,由朱棣文教授領銜的世界儲能材料開拓者,美國安普瑞斯(Amprius)被中國的無錫產投和大地資本先后入股,到了2020年,特斯拉才如夢方醒,把電池工廠搬到了安普瑞斯隔壁。

2020年,搭載了7.5MW寧德時代電池的全球最大的純電商用客船“三峽一號”已經正式投入運營,無人駕駛的鋰電貨船即將橫穿太平洋,中國在新能源的市場應用上一騎絕塵。

從2001到2020,中國人用20年的時間,從上游的硅片、組件、光伏電站到下游的鋰電、儲能、電動車、社區儲能站、無人鋰電船,占據了新能源的所有高點。


6

太陽是所有生命的起源,鋰是元素周期表最活躍的金屬,駕馭了光和鋰,石油將逐步退化為基礎的工業原料,離開絕大多數的動力系統。

屆時,石油美元將不攻自破。

縱觀前任的幾屆世界霸主,如果說西班牙是風帆動力、英格蘭是蒸汽機動力,美國是內燃機動力,那么中國,將是光鋰動力。


這個動力,更加普惠、更加高效、更加移動、更加人民。在中美引領全球產業的天王山之戰,中國已立于不敗之地,F在,輪到我們去卡別人脖子了。
而泱泱大國是不屑于總卡別人脖子的,遲早要輸出中國的產業結構和生活方式,光鋰普照萬物,人人能源均等,那才是真正的天下大同。

所以終歸,是利好白酒的。

最近更新

亚洲AV无码不卡无码国产_亚洲日韩中文字幕无码一区_亚洲日本中文字幕天天更新